咬文嚼字
咬文嚼字
当前位置:首页>>咬文嚼字

“郎”字趣谈

2018-01-30    点击:0

“郎”字趣谈

陈运舟

廊,在我国古建筑中,有悠久的历史。据地下发掘资料可知,早在原始社会晚期的半地穴房屋中,就已出现了廊的构造(门外部分即为廊)。到了商、周时代,廊的规模更为宏大。据文字学家考证,商朝甲骨文有“良”字,即为房舍前后有廊之形,“良为廊之本字”(见徐中舒主编《汉语古文字字形表》)。

战国时期,国君的侍卫站于宫殿外的廊中,被称中郎中或侍郎。郎、廊本为一字。秦国规定,郎中侍卫于廊中时,未得国君召唤,不得擅入宫内。如《战国策·燕策》中,“诸郎中执兵,皆陈殿下,非有诏不得上”,说的就是这规矩。范晔《张衡传》中,因张衡的学识为人堪为表率,皇帝直接任用他为侍郎官,“公车特征,拜郎中”,在皇帝左右处理公务。

郎中,既为国君左右亲近的官职,地位荣耀,又多为贵族子弟充任,所以“郎”由此而成为古代对男子的尊称。顾炎武《日知录》里说:“郎者,奴仆称其主人之辞,其名起自秦、汉郎官。”奴仆称其主人为郎,后来社会上亦称那些贵族子弟及年轻有为者为郎。据《三国志》记载,周瑜到东吴时,年仅24岁,东吴人皆称其为周郎。苏轼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中,“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”的“周郎”,实际是沿用了三国时的称呼。唐朝时候,皇帝也被称为郎,唐玄宗就被称为三郎。宋人吴曾《能改斋漫录》记有一件趣事:唐开元十一年(723),皇宫举办歌舞晚会,唐玄宗亲临排练场,鼓励舞女说:“好好作,莫辱三郎。”皇帝自称为郎,可见当时这一称呼的殊荣。古代,不仅男子,女子中有作为者也被称作“女郎”,如《木兰诗》中“不知木兰是女郎”,大家都不陌生。

因为良、廊、郎同源,古代妇女也称自己的丈夫为良人。《乐府诗集》中,有一首明白如话的民歌:“白门前,乌帽白帽来。白帽郎,是侬良,不知乌帽郎是谁。”“侬良”就是“我的郎”。《孟子》中“从良人出”及李白诗“良人罢远征”的“良人”都作“郎”讲,指自己的丈夫。良、郎相通。旧社会所说的“妓女从良”,就有“妓女找一个郎君”的意思。

到明代,郎有了贬义,它专门用来称呼市井平民,而贵族子弟称为“秀”。据王应奎《柳南随笔》记载:“江阴汤廷尉《公余日录》云:‘明初闾里称呼有二等,一曰秀,一曰郎。秀则故家右族,颖出之人;郎则微裔末流,群小之辈。’”《卖油郎独占花魁》这个故事,秦小官卖油,就叫卖油郎。俗语“郎不郎秀不秀”意为高不高低不低,不伦不类。如《初刻拍案惊奇》:“你这样人,种火又长,拄门又短,郎不郎秀不秀的。”意为你这种人当吹火筒嫌长,当拄门的棍子又嫌短了,高不成低不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