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海拾贝
书海拾贝
当前位置:首页>>书海拾贝

名人佚事:《于右任烧笔记》《早就把儿许给国家》

2017-07-31    点击:1

名人佚事

于右任烧笔记

于右任抗战期间每天都写日记,积有一尺来厚。日本投降的第二天,他却看也不看,叫人把日记全部烧掉。当时丁中江也在场,觉得这些史料和墨宝被烧掉十分可惜,便央求留下,于右任却说:“快点烧,快点烧,这些都是是非,我不能因为个人的好恶,在历史上留下是非。”

早就把儿许给国家

教育家张伯苓在工作之余,喜欢看着天上的飞机出神。有学生不解,问其何故。他自豪地说:“我的儿子张锡祜在空军服役,也许他正驾驶着飞机在天上训练,或者去前线打日本鬼子呢。”不料,张锡祜在1937年的一次对日作战中,由于气象测报不良,他又急于攻敌,冒险飞行,终因天气恶劣而中途拾,时年26岁。张伯苓收到噩耗后,非常悲痛,对陪伴左右的人说:“我早就把他许给国家,遗憾的是他还没有给国家立功呢。”

书中锦句

所有的美都不是放肆,所有的美都是克制。月季也美,因为花朵过多、花期过密,而不招待见。所有伟大的艺术家,都不会让他的主人公很容易成就他的梦想,不会让他的画面平实无碍地显现他的哲思,不会让他的旋律毫无节制地泛滥他的情绪。事实上,造物者也是如此。在“延迟”之后,在掀起来之后,路转溪桥忽见,那种“遇见”,抵得上一见种情,因为你等待已久。

——董改正《等待的美好》

夜深人静,把昨日的梦想和今日的理想放在一起体味,我听到一片深广与醉人的人生交响曲。有如天上的浮云汇成雷雨交加的浩荡天空,又如碧澈的江流涌入汹涌的大海。这才是享受。

——冯骥才《告别梦想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