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海拾贝
书海拾贝
当前位置:首页>>书海拾贝

名人佚事:《将军再算一卦》《傅雷很少夸人》

2017-06-30    点击:0

名人佚事

将军再算一卦

冯玉祥一次去算命,算命先生不知他是将军,意说他某年某月必死无疑。冯玉祥淡淡一笑就走了。等到“必死无疑”的那天,冯玉祥骑着高头大马,戎装整肃地来到相摊前,叫算命先生再给算一卦。算命先生看见这个阵势,百般奉承,恨不得说他能长命百岁。冯玉祥反问道:“你不是说我今天必死无疑吗?”算命先生这才发现对方正是上次来的那个人,顿时吓得面如土色。

傅雷很少夸人

傅雷在翻译方面非常认真。杨绛回忆,1954年在北京召开翻译工作会议,傅雷未能到会,只提交一份书面意见。他举出许多谬误的例句,其中就有很多与会老同志的例子。许多人大骂傅雷狂傲,有一位老翻译家竟气得大哭。有一次,杨绛偶尔翻译一篇极短的散文,受到傅雷的称赞。她只当傅雷是照例敷衍,也照例谦逊一句。傅雷怫然忍耐一分钟,沉着脸发作道:“杨绛,你知道吗?我的称赞是不容易的。”

书中锦句

我希望世界上的人,越不相同越好;但是我愿意每一个人都能谨慎地找出并坚持他自己的合适方式,而不要采用他父亲或母亲或邻居的方式。

——梭罗《瓦尔登湖》

很多人不懂战略,老是兵来将挡、水来土掩,只能累坏自己。有些情况下,对敌方招式,根本应该佯装不知不沉,广东人叫做老鼠拉龟,让对方无从下手。倘若再咄咄相逼,不失大将风度,只有为之气结。

——梁凤仪《尽在不言中》

-left:0.0000gd;text-indent:28.0000pt;mso-char-indent-count:2.0000;text-autospace:ideograph-numeric;mso-pagination:widow-orphan;line-height:30.0000pt;mso-line-height-rule:exactly;background:rgb(255,255,255);" >她秉著客观批判的精神,持续而正中要害的不断写出她的社会观察,龙应台无所畏惧,温柔纤细,深情动人:其《孩子你慢慢来》与《目送》均是以温柔笔触描写亲子间的亲密互动,同时身为父母与子女双重身份的她逐渐明了人世中亲情的牵绊,不仅是当下的感动,亦是渐行渐远的必经路程,龙应台一反批判犀利的笔调,描写诸多生活中有情细节,在在反映出其细腻情感,读起来温馨有味,情意盎然。